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笔迹案例分析

十个作家手稿教你从字迹中窥探性格

时间:2016-01-13 16:15:26 来源: 作者:

       相信很多人都有被父母逼着练字的经历,至少是听着“字如其人”这个训导长大的。杀君的父母比较宽容,虽然从不会逼着杀君练字,但也有细细给杀君分析过诸如“字小代表女孩子家秀气,而字大则有男儿的气魄”这类的概念。

       你们知道吗,在书写刚刚普及的时候,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严肃的批评过这项“科技”——是的,书写其实是一门科技,是一门人类创造并掌控的科技,促进人类发展的科技。它曾被誉为是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之一,带领人类进入了一个新的“书写时代”(之后是“印刷时代”,然后是我们正处于的“信息时代”)。只是今天,我们对书写频繁地使用,使得它已经完全融入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仿佛一门“自然的天赋”。

       苏格拉底批判写作,列出了很多理由,其中就包括:写作让人产生依赖,从而记忆力下降,不再聪慧。

       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就像我们被长辈教育太常用手机电脑一样。过于依赖电脑手机,导致身体机能退化,甚至怀疑我们这一代的智商逐渐降低。

       顺从科技,还是抗拒科技,这是个各人的选择,也是个更大的命题,今天我们不做更多的讨论。不过有趣的是,就像今天科技产品的选择多多少少透露了我们的性格与喜好一样,字迹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展现每个人的个性。下面这篇文章,来自于Emily Temple的博客Flavorwire。文章里,她通过知名作家的手稿,分析他们笔迹中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探寻他们的性格特点。

       就像很多喜爱文学的书呆子一样,我们总是被作家手稿里的那些标注而吸引。最近,我们完全沉浸在解析作家们的手稿和日记里。然而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之后,我们开始怀疑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立志于成为大众心理学者(Pop-psychologist),我们花了五分钟在网上做了一个笔迹分析测试,看看我们到底能不能从我们喜欢的作家身上挖掘出点什么。

 

艾米丽·狄金森(Emily Dickinson)《狂野之夜(Wild Nights)》手稿


       狄金森的笔迹有着相对而言比较少见的向右倾斜,说明了她是个“情绪化并且唠叨的人”。但是她字里行间的坚定(她的手稿里几乎没有任何标记)又说明了她是个自制的、目标清晰的人,所以我们并不清楚这冲突的两者究竟意味着什么。她的字很大,表示她很需要别人的注意力和能施展的空间(“Elbow Room”),关于这点我们也不太确认。不过,字母中偏大的弧度(比如“S”和“g”下面的勾都拐了很大的弯),意味着肉欲和饥渴,关于这点我们倒是完全同意的。

 

 

乔治·刘易斯·波吉斯(Jorge Luis Borges)的笔迹


       波吉斯的笔迹很明显地向上倾斜,说明了他是个自立的、独立的人。他的字非常之小,说明了他是聪明的、谦逊的、不出风头的、并且专注力十足的。他把每个字母的向下延伸部分写得如同棍子,意味着他的古板、简单的品味、并且“只想把工作完成”的想法。他的字迹里每个单词都被紧紧压缩在了一起,说明了他是个内向的人,可能会成为“办公室中的吝啬鬼”之类的角色,哇喔!

 

 

 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imingway)《拳击家(The Battler)》手稿


       海明威每行之间都留着相等的空间,暗示了他的清晰的思路和整理自己作品的能力。就像波吉斯一样,他的棍子一般的笔迹意味着他是一个有着简单品味的男人——一个男人中的男人吧,也许。

 

 

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的笔迹

 

       帕拉尼克的笔迹有着拥挤的特性,显示出他是一个有着“混乱的思考”和“差劲的时间空间管理能力”的人,他甚至有些“过于常见”——那个男性生殖器的小涂鸦也说明了这一点。他将他的笔记打印了出来,关于这点,我们的资料告诉了我们“一个打印的作家基本上是一个有建设性的、务实的思考者,他常常会与人生中一些有形的东西——比如物质和技术——相关联。印刷给了他一个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渠道……”但是,“混乱的印刷代表着碎片式思考的人,他通常很难与他人接触,他可以很锐利,并且淡漠于社会交际。”

 

 

简·奥斯汀(Jane Austen)为小说起草的框架


       她的字体微微的向右倾斜,暗示了这个作家是一个温顺的、外向的人。字母的下半截长而弧度大,说明了她有着“强烈的生理冲动”。在文字的左边留了大片的页边距,表示了她对于她的将来有着很大的兴趣,说明她是一个充满野心的、面向社会的人。有点像一个会花大量时间撰写社会事件的女士。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的笔迹


       相对而言,华莱士的“t”和“d”的延伸较短,说明了他是一个“务实的”、“机械的”作家,并且暗示了他的“短期目标”(作者注:别管这句话什么意思,就这样吧)。就像帕拉尼克,华莱士也将自己的笔记打印了出来。当然我们可以反驳他的笔记比帕拉尼克的要来得整齐的多,因此他更接近“一个堆积木式思考的人……可以将许多小的细节拼装成一个协调的整体。”嗯,通过他上百条的注脚,我们知道这还蛮准的。

 

 

伊迪斯·华顿(Edith Wharton)小说《欢乐屋(The House of Mirth)》手稿


       每一行的结尾处都有个向下的弧度,可能暗示着“悲观主义”以及“疲惫”——或者可能只是写到了尽头时的尴尬。她的字母非常之大,可能显示了她健康的自我意识。而行与行之间有着相当大的空间,表示了“慷慨”和“不受监控的自由”,甚至暗示了她也许是名“创业者”。她的相对来说落笔较轻的习惯暗示了她的教育和文化背景让她遇到问题时通常会选择用理智来解决。

 

 

弗兰兹·卡夫卡(Franz Kafka)小说《审判(The Trial)》手稿

 

       卡夫卡的一些性格特点在这篇手稿里都特别明显:他的单词向左倾斜,说明了他“保留的、冷漠的”并且“孤僻而寡言”的人格,他的行距非常不均匀,说明了他是个郁郁寡欢而焦躁不安的作家。但是,他的“拱起式”的写法——字母的顶部偏园,不柔和,暗示了他“创造力强的人格……是一个具有建设性的思考者,并且在做决定前会做谨慎的思考”。这正是我们超级奇葩的卡夫卡。

 

 

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手稿

 

       在短短一页之内,菲茨杰拉德从“右对齐”(暗示着他对未来感兴趣,有野心,社交向)变成了“左对齐”(对过去感兴趣,擅长做幕后工作,内向)。所以也许,他要不就是对所有事都很擅长,要不就有轻微的精神分裂。他的字母留有长长的“尾巴”暗示了他强烈的生理冲动,但他摇摆的向下倾斜的字母也可能暗示着“疲惫”。所以,也许,写作的那天做了太多“床上运动”?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小说《1984》手稿


       奥威尔的书写越写越向上倾斜,代表着“乐观主义”。他的字母,比如“g”,弯曲的部分极短,暗示了他“对肢体活动完全不感兴趣”,有可能是个懒惰的或者长期静坐不动的人。他的字母有棱有角,并且笔画间的连接暗示了作者是个“时常善于分析、紧张的、并且非常自律的人。他经常能看到不止一个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执行力很强。他可以用他的毅力去控制自己的行为。”很有意思。

 

       看了这么多伟大作家的性格特征,杀君唯一的感触是,这真是一篇励志的文章!

       人们都说,作家要非常感性,要能对生活有所体悟,但很明显,上面几个作家里,男士如奥威尔,女士如华顿,都是典型的理性思考人格。有人说作家要悲观,要细腻,然而看来作家也不乏奥威尔之流的乐观者。在这些人里,禁欲者有之、纵欲者有之;懒惰者有之、勤快者有之;凌乱者有之、整齐者有之,统统没有一个绝对的统一。

       所以说各行各业的顶尖人士,虽然也许有一些需要具备的条件,但性格天赋绝对是各异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太仰仗前面的人带路,就一辈子走不到别人前头。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