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盟员专栏 > 李峰 > 分析案例

特朗普又写字了

时间:2017-10-19 22:59:06 来源: 作者:
特朗普又写字了
前后笔迹特征变化的规律

    前些天,朋友给我发来个特朗普最新的笔迹材料,他觉得这个字迹和之前我们看到的有所不同,让我看看特朗普最近有什么变化。



    我的第一反应是:啊,特朗普真爱写字!

    其实这个反应不是说特朗普喜欢不喜欢写字,实际上是特朗普的笔迹已经成为笔迹分析者们非常关注的对象,他有任何字迹的流出,都会牵动我们笔迹分析者的神经。


    我们先来看看特朗普之前的笔迹(简称1号笔迹)和这两幅笔迹(简称2号笔迹)的对比:
    1号笔迹和2号笔迹之间的笔迹特征之不同在于:
    1.  1号比较坚定流畅,笔压和笔速都快于2号;
    2.  2号显得更有质朴感一些,有点天真烂漫感,甚至有一丝丝滑稽感;
    3.  2号比1号显得比较放松,线条和结构上都有松弛的感觉。
    笔迹特征之间的不同,经过一段时间笔迹分析实践的人都能区别出来,但能把这些区别的原因分析透彻,我觉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般分析者会就事论事,看到笔迹特征的变化,就在表面上说说这变化的结果即行结束。至于为什么这个人短短时间这么变化了个性的原因是什么,就说不清了。另外,我也要问一句,个性是说变就变的吗?这个问题是很多分析者,特别是初学笔迹分析的人经常会遇到的问题——一个人笔迹的变化,到底是个性改变了?还是因为高兴或伤心的情绪而有的暂时改变?所以,这里引出一个话题:如何看待一个人不同时间写的笔迹?
    首先,笔迹的变化不会轻易说明个性的变化,否则笔迹分析和笔迹鉴定的基石就不在了,个性随时可变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要搞清个性的定义,还要搞清哪些是可变,哪些是不可变,哪些是需要长时间改变的。
    人的个性的表现是由意识和潜意识来共同控制的,潜意识是基本上一辈子难以改变的,而可以改变的是人的意识,通过不断的学习、修炼,人的意识会不断变化,控制力也会随着阅历的变化而变化。根据心理学理论,人就是不断地在大脑中进行着意识和潜意识博弈,意识里包括知识、道德、礼仪、规范、技能等,潜意识里更多是本能、欲望、需求等,它们之间存在很多矛盾,经常处于控制与被控的转换中。所以,人经过学习和训练,可以知道哪些本能欲望符合道德规范,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从而形成他的行为特点,也就导致笔迹的书写是按照他的行为特点来表现的。并且随着意识的不断更新,人的行为特点也会有所改变,笔迹也就会跟着有所改变。但这种变化不是在短时间能完成的,需要相对长时间的渐变。
    其次,人的一些行为改变和笔迹的改变也同时受到环境和情绪的影响。在不同的环境下,会引发不同的情绪变化,就会导致笔迹的变化。书写环境、书写工具的变化,会比较直接地影响书写结果(参见本人的另一篇文章《书写条件对笔迹特征识别的影响》);而情绪的变化,也会对笔迹特征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所以作为笔迹分析者,必须要能区分哪些笔迹特征更多代表的是潜意识表现,哪些笔迹特征更多是由意识控制的。比如在字形上可以随着我们写字多少和练字是否坚持不懈,可以看到字形会越来越熟练稳定,也可能越来越好看,甚至可以变换很多字体形式。而线条的很多方向、长短、书写节奏等等,则变化不大。除了知道一些笔迹特征的变化规律外,还要充分了解书写环境、工具和心情对笔迹书写的影响程度。
    从特朗普的笔迹来看,其中不变的特征有:1.线条的连续度底、比较清晰可辨,规整;2.长短基本不变,没有过长的线条,但都有较短的线条;3.小圆弧的角度和大小都类似;4.直线条较直等。这些都依然是和之前的分析是一样的(参见本人之前的文章《美朝两位大佬的笔迹PK》和《特朗普与希拉里的笔迹分析》)。
    但这里有两个至关重要的笔迹特征的变化,即压力和速度的改变,变得比以前轻和慢了。这两个笔迹特征应该属于一个人比较稳定的笔迹特征,不会轻易改变,但这里为什么有了不小的变化?我存着疑虑去从他的书写环境和心情入手,找到了他书写2号笔迹时的状态,原来这是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给金正恩起的外号“rocketman(火箭男)”和后来金正恩回敬他的外号“Dotard(老痴呆、老糊涂)”后,他在某个场合写在纸上,以他的特有的幽默方式展示给众人的。这样就真相大白了,原来这种刻意的改变其实是一种物极必反的表现,特朗普把他的强势和自负变换了一种他不常表现出的形式来表达。2号笔迹明显带着不屑和搞笑,而1号笔迹则是很专注的字态,因为专注,所以1号笔迹更能体现特朗普一种常态,而2号笔迹则体现着他在很轻松的状态和环境下以一种非常态化特有的方式。笔压的降低,说明他的不重视和不屑一顾,笔速的放缓,说明他的漫不经心,而他要达到的效果是一种幽默和软性的回击(回击金正恩)。这么看来,他的笔压和速度的变化就有了合理化的解释,这里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他的傲慢和强势(参见本人之前的文章《美朝两位大佬的笔迹PK》和《特朗普与希拉里的笔迹分析》)。所以,这两个特征的改变,是他本性的一种特殊状态的表达,即在比较轻松的环境下,他有意无意的一种个性暂时的变异升华,属于非常规的笔迹特征。

    除了以上讨论的笔迹特征变化的规律外,在这里,我还要强调一个问题,就是笔迹特征的表现程度问题。在上一篇文章《美朝两位大佬的笔迹PK》中,我已经详细分析了特朗普和金正恩同为强势的个性,却有所不同,这些不同体现在笔迹特征的表现程度上。而在这里要说的程度,是指特朗普2号笔迹所体现他心情和个性发展的程度变化。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知道2号笔迹的关键改变(压力和速度)并不是真的个性心理的改变,只是一种特殊状态下的表现,但他的这份笔迹毕竟有些变化,最明显的是线条和字形变得圆转了许多,字态显得朴拙了一些,从表面上来看,他的心情应该是轻松了,这在实际中应该是正常的,因为美朝在联合国大会上的互相撕扯,当时是很激烈的,事情过了些时间,并没有发生实质的变化,所以,特朗普可以稍显轻松一些。另外,2号笔迹属于少量字,并不是他认真专注写的很多的字,在少量字的书写上,理论上是可以有很大变化的,所以这里个人心理的变化程度,我认为是比较小的,是偶然,是短时,是即兴的。另外还有一个笔迹特征的不同就是1号笔迹比较扁,2号笔迹都比较竖长,这也是一种有意无意的变异,具有戏剧性,具有物极必反(由于太任性,太不屑,表现的一种反常态)的表现形式。所以,我认为特朗普的个性中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强势执行自己意图的情况下,他会时常用些很柔软很幽默的冷嘲热讽,走另一个极端来让事情复杂化、丰富化,这或许是他做事过程中的一种自我平添的乐趣吧,也或许是变相激怒对方的一种方式。
    所以,我的结论是:2号笔迹并没有说明他的很多改变,改变的程度不大,是换了另一种方式来丰富了他的个性色彩,或许能起到博取眼球的效果吧。

李峰
2017年10月19日(今天整理文章,才发现上一篇《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笔迹分析》是去年的今天写的,也是凑巧了)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