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笔迹学堂 > 基础知识

笔迹学在美国的发展

时间:2009-08-03 21:08:55 来源:网络 作者:翻译:Apex
许多人不了解欧洲在笔迹学上对美国的影响。本文讲述了笔迹学早期在美国的情况,覆盖的时间面能追溯到1961.

    许多人不了解欧洲在笔迹学上对美国的影响。本文讲述了笔迹学早期在美国的情况,覆盖的时间面能追溯到1961.
    笔迹分析的概念早在Michon创造出“graphology”这个词之前就被引进了美国。这些早期的介绍好象是由两位英国的作家发起的。他们是:Byerley(1823),曾在一本英国杂志上发表过一篇笔迹解释的短文,Isaac D'Israeli (1824),曾为在伦敦发表的“'Curiosiies of Literature(文学珍奇)”写过部分章节。他俩先后都间接着迷于Lavater,并都曾读过Edgar Allan Poe的著作。Edgar Allan Poe在1836出版了标题为“笔迹”的文章。Robert Charles Sands (1838)写的题为“对笔迹的思考”在纽约人中传看,据称他曾读过Byerley的短文。
    Samuel Robert Wells是个人相学者,他的岳父Mr. Fowler是位颅相学者。他们共同在纽约成立了名为“Fowler & Wells”的出版社。早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该出版社发行了Wells编的《新人相学》(1865, 1866, 1870)。第35章的标题是“Graphomancy(笔迹分析)”,这是Wells起的新名词,以区分与笔迹解释的不同。笔迹分析绝大部分基于Moreau (1806),他将Lavater自十八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在人相学上初创著作翻译成法文。Moreau的翻译中也包含了来自Hocquart和他自身的信息。
    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一位宾夕法尼亚州新闻报纸的编辑开始出版关于煤矿的问答。1891年,他开设了该领域的课程以函授的方式提供给大家。很快他又加进了其它相关课程,不到十年该组织发展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函授学校,1928年时能提供大概300门课程。许多个人风险投资者纷纷效仿这种经营模式,至1928年在美国已有498所私立函授学校,每年注册的学生多达1百万。这一概念很快的被用于笔迹学。如纽约罗彻斯特市纽约科学院的Edith Macomber Hall在1903-1904期间函授了一门笔迹学的课程。
    1882年Mary Hanna Booth因自己的笔迹被Rosa Baughan做出了令人惊讶的分析后,开始对笔迹学产生兴趣。在英国,Booth小姐得到了Baughan的面授,并从英国带回了笔迹学的书籍。因为当时在美国还没有笔迹学方面的书籍。自1896年起,Hugo von Hagen做了许多努力去激发美国人对笔迹学的兴趣,他是巴黎笔迹协会的会员。Hugo von Hagen于1892年在波士顿成立了美国第一个笔迹社团,但因只有30位成员而无所作为,大概在1921年解体了。

1900年至经济大萧条期
    早在1900年,Booth小姐就向许多商业杂志投递关于笔迹学的文章,后来又转向期刊,如Bookkeeper簿记员 (底特律)和Stenographer速记员 (费城)。她甚至在费城报纸上开了个每周三次的栏目。当她把第一批笔迹学的印刷订单发给印刷工时,印刷工以为她不懂拼写就把graphological改拼为geographical。因为在1900年,很少有美国人曾听说过笔迹学。
    有证据表明当时还有另几位在笔迹学领域有影响的人。Clifford Howard用笔名Simon Arke (1903)出了本《笔迹相法》,1905年后笔名改为Howard。在1903-1906期间,他与Mills Dean合作开办了笔迹学的函授学校。1904-1911年,George E. Beauchamp教授在纽约推广笔迹学的读物和课程。Prentiss Bailey纽约尤蒂卡市新闻报纸的编辑,与1905年用笔名John Rexford写了一本书来讲述他自己的这一爱好。1907年,Julia Seton Sear出版了《笔迹与心理学》,并通过邮递提供笔迹分析。
    Louise Rice一名新闻记者和自由撰稿人在1908年从Booth小姐处学习了笔迹学的课程。Booth小姐于1910年分发了一些3×5英寸大小,标题为“签名设计”的传单,内容是一篇最初发表在《速记员》和《速记世界》上的文章。这是两份致力于在商业学院教授速记的商业教育杂志。Booth小姐因此准备了72页的教材。
    美国最出色的书法家之一,写作并出版了一本16页关于笔迹学的小册子。1910年前后,这本小册子广为流传。
    从1911年末至1918年初,Harry H. Balkin在整个美国和英国表演歌舞杂耍。在出演途中,他声称曾用人相学,颅相学,相手术和笔迹学分析过上千人。1918年,他编写了《性格分析的新学科》,其中6页关于笔迹学的内容主要是基于Howard的书写的。William Leslie French是1912年至1921年期间为各色月刊杂志和新闻报纸撰稿的多产作家。他把自己的文章编辑在1922年出版的《笔迹心理学》中。
    1916年至1925年,DeWitt B. Lucas成为美国最卓越的笔迹学倡导者。二战期间他作为笔迹专家在华盛顿为海军服役,战后他从事笔迹学的函授教学。1919年8月Lucas创办了“Knowing People(了解人)”这本关于笔迹学的季刊
    June E. Downey是为全职的大学教授。1920年,Warwick & York出版了她的书《笔迹学和笔迹心理学》。该书是这位有学术地位的美国妇女,勇敢的面对其他教授的责难而写的关于笔迹学的书。她用极其逻辑的手法表述了她的发现。同样在1920年,Albert L. Smith因出版《实用笔迹学》而在该领域中脱颖而出。纽约一位因出版好的商业书籍而出名的教科书出版商出版了这本书。果然,《实用笔迹学》作为笔迹学的教科书在50个不同的商业学校使用。1923年Smith在波士顿设立了自己的笔迹学函授学校。
    大约在1924年,Louise Rice在纽约创办了自己的笔迹学校:The Rice Institute of Graphology。Rice在纽约晚报上有定期的栏目,人们提出了数千的分析请求,Rice的学生在Rice的指导下完成了这些分析。其中有个学生叫Nadya Olyanova。1925年Louise Rice以Laura Doremus的名义出版了《由笔迹看性格》,这本书卖了很多年。一年以后,即1926年,Rice在创立了美国第二个笔迹学协会。她在校和已毕业的学生是协会的会员,同时她也邀请“合适”的笔迹学家加入。1927年,这个名为A.G.S.的协会演变为非盈利性的会员组织。1928年,Booth小姐被推选为美国笔迹学协会的副会长。当时她居住在美国的罗得岛。1934年4月,在美国笔迹学协会的会议上,Louise Rice将Booth小姐介绍给现任的会长,并说从1908年起她和Booth小姐就是亲密的朋友和同事。
    Louise Rice的一些早期学生后来都在各自的领域中成名。其中包括Helen King,Nadya Olyanova (Andreiff),Dorothy Sara (Chatcuff),Shirley Spencer和Muriel Stafford。

Milton Bunker的贡献
    1934年至1960年期间,Milton H. Bunker是在他称为“笔迹分析”领域中最重要的促进者。在此期间,他比前辈更关注对美国人和加拿大人的笔迹分析。
    Bunker坚信函授教学的效果,因为他自己在1898年至1927年间曾参加过函授课程。他选的课程包括书法,速记,商务英语,打字,短片小说创作,脊椎指压治疗法和物理疗法,及推销术。Bunker也向A.J.Smith,DeWitt B. Lucas和Louise Rice函授学习了笔迹学的课程。他还买了Busse和Gubalke的课程。有证据表明他认真学习了可能学到的笔迹学课程。例如,他研究了以下所有的笔记学家和他们的著作:Beauchamp,Hausam,Howard,French,Smith,Saudek,Seton,Poppee,Crépieux-Jamin,Lucas,Rexford,Erlenmeyer,Goldscheider,Klages,Langenbruch,Georg Meyer,Laura Meyer,Preyer,Schneidemuhl,Schwiedland,von Hagen,Wells,Byram,Gerstner。
    Bunker从1909年开始做自由撰稿人,常用笔名写文章、栏目和小说。1924年他32岁时,Bunker将自己的笔迹学和写作技巧结合起来,开始了名为Roger Derrick的笔迹学月刊栏目。
    在美国来自法国对笔迹学的影响常被忽视。大约在1919年,Bunker看到了由Hans Busse翻译的Crépieux-Jamin著作的德文译本。Bunker从中摘取了其中许多关于签名含义的内容并将它们融入到自己开办的课程中,但没有讲明它们的出处。在第十章,"die Resultaten"有四页内容,在那里Busse无情的浓缩了Crépieux-Jamin的结果,删去了许多重要信息。Bunker就是吸取了这章的内容,称之为评估。Schooling对Crépieux-Jamin的英文译本中把内容扩展到了咨询,虽然Bunker大约在1920/1921年就有了这本书,但显然他忽略了pp.89-141大约50页关于咨询的内容。
    Bunker有效的追随了Michon提出的笔迹学中绝对固定性息的说法。他忽略了Crépieux-Jamin更为先进的强调笔体相对反应行为特征的理念。这里应强调的是Bunker应为此受到批评,同样Bunker和其他教授这套系统的教师都应为不说明方法的出处而受到批评。
    1925年他成为国际函授学校的区域销售经理,负责拜访和接待申请人员、培训销售人员、招聘和解雇等工作。同年他的课程开办笔迹学的短期课程,并进行了关于笔迹学的第一次公开演讲。1926年,Milton H. Bunker参加了Louise Rice(纽约Rice笔迹学院)函授课程。他们成为朋友,当然同时就笔迹学而言也是敌人。1928年,Bunker开始在广播中函授笔迹学课程。他参加了美国笔迹学协会会长的竞选,但完全被Louise Rice击败。他因失败而痛苦,同时失败也激励他开办通过邮件来学习笔迹学的课程,去和Rice竞争。
    1929年他为自己在笔迹学领域的拓展创造了一个新的名词。他使用了单词graphology的前面部分,在graph后用短划线连接handwriting analysis的后半部分。这样他创造出了单词grapho-analysis。在J.I.Kinman的帮助下,他写了第一本grapho-analysis的教科书。Bunker对grapho-analysis的定义是“你的每一笔画都有决定性的价值。每个从你的笔迹中所反映出特点与你的其它特点是相互关联的。所有特点的总和就是你的性格。”
    他把自己的学校命名为“美国笔迹分析学院”。这是个很慎重的选择,他觉得在函授学校的名称中加进“学院”两字,可以提高学院的知名度,能招进更多的学生。这看似很有商业意义。另一方面,他不希望自己的名字Bunker进入学校的名字。他希望有更广的能涵盖北美的名称,所以在名称中他用了“美国”。
    Bunker是个创造性的天才。1929年,他每月能完成大约20,000笔迹的短分析。这也许是因为他创编了一套检查表,这样对笔迹可以进行快速分析。

Bunker的问题
    Bunker曾借鉴、选用和重命名了Wells(1866)和Michon (1870)的笔画原理。他也采纳了Wells的评价理论和Crépieux-Jamin关于咨询的一些理论要素,把这些归纳后总结叫做评估。同时他用了Wells,A.J.Smith, DeWitt B Lucas, Louise Rice和其他至少二十位笔记分析者对于性格特征的描述,基本上是逐字抄袭或重写了一下。他还声称自己发现了从笔画中发现了至少一百种性格特征。他从不同的作者的著作中成段的直接抄袭,或直接引用而不指明出处(参见Backman2001),在一些案例中都涉及了法律问题。
    例如在1929年一月,Bunker收到了律师DeWitt B. Lucas的一封挂号信,警告Bunker要么今后停止抄袭,要么面对联邦法庭的诉讼。

经济大萧条时期
    1929年十月,股票市场暴跌导致持续几年的经济萧条,美国许多人在此期间经历了艰苦生活。笔迹分析学院靠Bunker给杂志些文章和小说维持着走过了这段艰难岁月。Bunker说“在大萧条时期,由于许多学生深受经济萧条的影响而无力支付学费,所以学院收了他们的茶壶,床单来折抵学费。两年来我们手里的旧货比你在任一个二手旧货市场所能找到的都多。”
    1935年Bunker开始开办不定期的院刊Grapho-Analyst,这样可以为课程做广告,提高学校的知名度。同年他购买么一所英国函授学校实用心理学推广课程的部分股份,希望学校能把自己的课纳入对英国公众的课程安排。
    大萧条在1937年得到缓解,Louise Rice将学费提到了75美元,Bunker尾随其后将学费提高到58美元,仍然低于他最近的竞争对手的价格。Bunker知道自己办公室的房租和日常运作费用,低于对方在曼哈顿的相关费用。费用的差价意味着Bunker可以在更多的杂志上做匪类广告。至1938年,Bunker的课程售量开始超过Rice,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价格,另一个是广告。Louise Rice为Bunker的学生取了个名字叫Bunkerites,这使Bunke非常沮丧。1941年,Bunker尝试了一个新点子,让学生参与买股。这样学生会努力带来新的学生。但这个尝试并不成功,用Bunker的话说:他们没有一个履行了对公司的义务。他的这番话表明了他的进取天性。

二战时期
    战后竞争变得更为激烈。流亡美国的欧洲笔迹学专家在1935-1950年间在笔迹学领域很活跃。还有几位象Milton Bunker一样开办了笔迹学的函授课程。其中有Walter Mann of the Psychographic Institute (北卡罗来纳州的阿什维尔市,1945-1947); Irene Marcuse at the Hampton-Marcuse Institute of Graphology (纽约市,1945-1953) and Kay Wolley at the Academy of Scriptology (加利福尼亚,1957-1961)。
    其实自从1947年Bunker自己的一些也开始讲授一些课程。1948年联邦商务委员会的一名调查人员警告Bunker立即停止在名称中使用博士或他名字的任何缩写。1949年华盛顿的联邦商务委员会迫使Bunker将笔迹分析函授学校名称中的“学院”两字去掉。联邦商务委员会最终在1950一月年发布了一道停止和终止的命令。这个规定不允许Bunker几次把课程改头换面,然后在1949年5月将学校改名为IGAS inc.。IGAS是国际笔记社团的缩写。Bunker曾在广告中把自己的说成是国际性的他还注意到有几家从事出版业的公司如Grolier Society和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享有很好的声誉。
    通过这种方式,Bunker继续做广告,出售他的课程,进行其它一些出版活动或通过邮件进行笔迹分析的州际贸易。原来向在校和已毕业的学生收取“会费”,改为每年的名称使用费,即他们需要为使用注册的名词“grapho-analysis”和“grapho-analyst”付费。
    1957年Bunker起草了“道德规范”,来减少学生们将来对他的威胁,同时也可控制现有学生不去其它学校学习使钱不外流。Bunker有关忠诚的首要标准是他的学生不再看其它笔迹学的书或参与其它关于笔迹学的组织,而只听从他的教学和警告。然而,一个有自己见解的学生在纽约建立了一个实验学习团队。大约在1957年,另一名毕业生Charlie Cole创办了笔记分析研讨会并开办了笔迹学的函授课程。这些课程是以Klara Roman的心理描绘图为基础的。大约在1958年,另一个毕业生K.K.Golson在加利福尼亚成立了手写体学院,有一门叫“Scriptology”的课程,内容多达上千页,但价格却比Bunker的课便宜。
    Bunker对笔迹分析在美国的推广确实做了许多工作。同时,他也在损毁着笔迹学,来减少竞争这样他可以多出售自己关于笔迹分析的课程。Bunker出钱用笔名David Ord出版一本书,在书里他批判笔迹学褒扬笔记分析,并用“一个客观的研究”的名义加以误导(1959)。Bunker还不止于此,他还想创造出对笔记分析偶像的崇拜。他甚至不希望他的学生去看任何笔迹学方面的书。
    1959年Bunker的健康开始出现问题,他让Peter Ferrara来接管IGAS。第二年,他在投票选举中败给了Ferrara。接着Bunker开始遭受一系列心脏病的折磨,与1961年4月3日死于菲尼克斯医院。
    Jean-Charles Gille-Maisani在1991年说:虽然几个作者用这种方式尽责的工作,也偶尔做出了成绩,但我仍会毫不犹豫的说Grapho Analysis滞后了笔迹学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发展。

讨论
    从这些数据中反映出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有助于分析美国笔迹学的现状。
    地域广泛也许是函授教学在美国流行的原因。对笔迹学来说套用这种模式只是个时间问题。Milton Bunker应成功设计和推广这样一门课程而得到赞誉。但函授教笔迹学的状况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仍然是最受欢迎的笔迹学教学方式。虽然有些人认为这不是最好的教授笔迹学的方式。
第二个可得出的结论,在美国笔迹学市场的组成和销售的模式都是有定式的。第一阶段是 开展报纸栏目和提供分析。证据表明这可以激发成千的问题并使读者对此产生浓厚的兴趣。然后渐渐的采用广播,还有电视。在自助的平装书充斥市场的时候,这些方式在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相反,笔迹学在欧洲的传播主要是靠嘴说,靠面授,很多时候还是一对一的授课。
    第三点可观察出的是笔迹界的社团或组织都只能维持不长的时间。这期间曾成立了无数的团体,但都维持不长时间又纷纷解体。1871年成立的法国笔迹社团在1953年曾发表过对这种不稳定状况的观察(La Graphologie No.50 12-15): 收集到的资料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印象,笔迹学在美国的发展无法与在欧洲的发展相提并论,尤其是德国、法国、瑞士和英国。在美国没有象我们Graphologie这样的期刊,大家可以发表关于笔迹学的理论和实际研究的文章。美国笔迹社团的团长每两年要更换一次,我们怀疑这样的做法会伤害他以后的积极性。
    在大多数美国笔迹学社团中都会发生一个奇怪的类似现象:都是成员或管理者之间意见不同意或感情不和导致了社团的解体。每个社团中都会形成利益集团去用其他成员的钱来寻求个人利益。一半以上的团体都曾组建过小的专业图书馆,但最终这些图书都落到了利益集团的手中。利益的冲突,混杂着自私和推销自我的想法最终导致了每个社团的解体。
    H.A.R.L.的馆员和馆长曾得出职业道德规范。他们知道美国需要有一个大的,提供广泛参考资料的笔迹学图书馆。最好是非盈利的,不带任何政治、宗派的色彩,自立的,以高的学术水平和道德规范提供自由的学术查询,而不只让某人,或某个笔迹学流派受益。
    显而易见,一篇短短的文章不可能全面涵盖笔迹学在美国的发展状况,只是想鼓励读者多查找一些相关信息。以上内容能给研究者为将来的调查提供一些途径。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