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笔迹案例分析

颜真卿的笔迹分析(三)

时间:2010-03-03 12:59:23 来源:马锐珊博客 作者:马锐珊
三、后期作品的笔迹分析(65岁以后到去世前)

 


 
 

 三、后期作品的笔迹分析(65岁以后到去世前)

         颜真卿后期的作品更显积淀后的成熟,老练。775年所写的《刘中使贴》,笔画锐利,和以往风格也完全不同。所谓 “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志”(朱长文赞其书),用在对这幅作品的概括中,尤其贴切。贴中的一个“耳”字,果敢利落,如金戈铁马般长驱直入于整个作品的当中。当年张旭曾对颜真卿描述的“锥划沙”的情形,一下子便跃然纸上。这幅书法的风格老辣、豪迈、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笔法变幻莫测,忽而如上下翻飞的大雁起伏不定,忽而又如驰骋的群兽驻足观望,笔画相互间牵连,互为映照,洒脱奔放。但无论笔法多么自如和运筹帷幄,其间透露出来的内心矛盾和各种心理冲突也都跃然于纸上了。虽然圆笔画依旧,但风格上已有些剑拔弩张,略显凛冽。内心的无助和强烈的自我保护的心理也愈发突显出来。如“近”字的回锋捺,顿点等等,都显出仓促、急迫的态势。缠绕的笔画,浓滞的用笔都显出心绪的复杂,也极有可能正处于罹患感冒的亚健康状态当中。

        779年的《颜勤礼碑》,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里面的弓形笔画,格外明显。即左右全部向内包裹、簇拥。这幅书法的笔画优美、典雅,圆润饱满、张弛有度。横笔的刻意不连贯、断续的处理方式,和祖父颜之推一样的捺笔,同一字中粗细不同的竖写笔画,炉火纯青的捺笔写法,蚕头横、回勾的奇妙回转等等,都极具美感,并且写起来得心应手,笔画与心境间水乳交融。算得上是集书法之大成了。这是他最为成熟、稳健的人生阶段。也是颜真卿书法作品中的巅峰之作!算得上是一幅荣宗耀祖之书!所有往日习字的艰辛,祖父的家训,恩师的教诲,对生命的感悟,都铸就了此时此刻的辉煌。这幅书法作品中饱含着颜真卿对其曾祖父颜勤礼深切的缅怀之情,这种情绪化成了一股巨大的能量而将这幅作品推向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颜真卿的书法,当你仔细端详的时候,感觉仿佛能进入你的内心,沉思恍惚之际,其人的性情,已扎根于你对他的了解之中…

        780年,颜真卿写了《颜家庙碑》、《自书告身贴》。《颜家庙碑》里的风格,和祖父颜之推当年的作品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这点正好印证了笔迹学里一直研究的,遗传因素对笔迹的影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理论。除了字体的大小方面,颜真卿的则显得更匀称一些,其他的如具体细节的处理方面,都颇为神似,都有着大量的返璞归真的笔画。颜真卿的字体向来有左紧右舒的特点,充分利用腕力,庄重并且尤为自制,有着一股强大的内在精神力量。这和颜真卿的父亲,祖父,曾祖父的家训有关。祖父颜之推是一位颇为知名的教育家,他提出“德艺同厚”,“虚心务实,博习广见,勤勉惜时”,他的这些生命哲学,对颜真卿的一生都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颜之推主张“为人厚重”,也使得颜真卿在未来的岁月里,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忠厚仁义之士。也和其母殷氏的谆谆教导密不可分。还和张旭的点拨有着举足轻重的关系。更是颜真卿本人一生苦练积淀的成果。

        785年正月,颜真卿写下了人生中的最后一贴:《移菜贴》,之后便被李希烈缢杀。终年76周岁。       

                                      (待续)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