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笔迹案例分析

大江健三郎笔迹 繁花似锦

时间:2010-03-25 23:17:24 来源:原创 作者:马锐珊
大江健三郎,日本著名作家。1935年1月31日,出生于日本四国岛的爱媛县喜多郡大濑村,他的作品深受萨特的哲学和欧美现代小说的影响。

        大江健三郎,日本著名作家。1935年1月31日,出生于日本四国岛的爱媛县喜多郡大濑村,他的作品深受萨特的哲学和欧美现代小说的影响。其创作从上世纪60年代起,进入鼎盛期。重要作品有《广岛札记》,《个人的体验》,《万延元年的足球队》,《洪水涌上我的灵魂》,《倾听雨树的女人们》,《水死》,《日常生活的冒险》等等。

     

  1994年,由于他的作品“通过诗意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把现实和神话紧密浓缩在一起的想象世界,描绘出现代的芸芸众生相,给人们带来了冲击”,因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了继川端康成之后的,第二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他开拓了战后日本小说的新领域,并以“撞击般的手法,勾勒出当代的人生百味”。

         这是大江健三郎晚年的笔迹。人生历练之后的淡定和从容跃然纸上。但也显露出身体状况的问题。

        大江健三郎的笔迹呈现出一种规则的四边形,明显右倾。很多地方的笔触都出现颤抖的痕迹,他的笔迹并非不流畅,只是显现出个人的人生策略来罢了。

        他的笔迹是十分讲求外部结构的。这些笔迹渴求着一种稳定,因而显得比较规范,但这种稳健达成起来十分艰辛。贴切的说法是:他具有一种在不断变化中所表现出来的稳健,他轻松驾驭着文字,使其具有个性化的特征,但大江健三郎本人又有着和众多的日本国民一样注重整体性的特质。在其写作风格上,他采取一种“冲突-并存-融合”的方式来使自己的作品面向整个世界,而并非仅仅局限在日本文学界。因此“非现实性的虚构”,“象征性的表现手法”,以及“变异的现实主义”等创造性的手法贯彻了他的作品始终。将他的作品推向了超越民族与文化的新境界。     

       他的笔迹是忧伤的,但决不仅仅停留于此。他的作品致力于描绘对不幸命运的抗争,所塑造的人物都曾面临悲惨的人生际遇、也都曾陷入迷惘而不能自拔。但最终,都能积极自省,承担起现实的重任,顽强地站立起来。他笔迹中的那种柔软,除反映出一种良好的观察力以外,也饱含着一种对人生有所期盼的情绪状态。从积极的方面来说,大江健三郎的作品由于体现了这种温情,因而可以说是对萨特存在主义哲学的一种超越。

       他是思考的、审慎的。他希望从框架上来重新思索人生。这或许是他的天性。过于细节的部分,他一向是并不关注的。正因为如此,他在他的作品中尝试着以一种新的方式来探索生命的意义。他用诗的方式将神秘主义导入到作品的灵魂当中。他将神话与现实相结合,力图找到对现实问题的解答。他被川端康成说成是“具有奇异的才能”,我想这和他一直强调神秘主义的个人体验有着密切的关连。

        他笔迹中的一些奇特的结构以及组成方式,都向我们展示着一个力图从更加宏观的视角来观察人生的一种人格倾向。他的心情常常抑郁,他的笔端常常流露出一种迟疑和不停歇的思索。这是因为他想超越自我。他对灵魂这类终极问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也是因为他一直找不到心中的答案。他的人生充满着一些挫折,自己的爱子自出生时起,便不幸因头骨缺陷而残疾。这对他的人生以及写作风格有着极大的影响,在他的作品《个人的体验》中,描绘了一个有着类似经历的人的内心感受。这也是他对所有具有类似经历的人所流露出来的深深的同情。他一边写字一边思考问题,头脑里时常在勾勒些什么,一些语句,不成文的思维片段...他的笔迹并不是连贯的。但这种不连贯最终是想达到一种状态:他决定要忽略一些不快的记忆,去淡忘。这种倾向在晚年,表现得尤为明显。    

         他是一个具有“完成倾向”的人,是为写作而生的。他的思维缜密,逻辑分明。犹如一位建筑师,同时也像一位深情款款的拉着大提琴的艺术家,他的笔迹犹如作品一样舒缓,用特别的方式向我们揭示着这个世界的奥秘、以及我们心灵的每一丝悸动...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的内心。

        他的笔迹仿佛使我看到了那一望无际的随风悸动的麦田......在风的吹动下迎风招展,而在那金黄色的麦田的后面,是一大片的似锦繁花......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