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笔迹案例分析

对一起绑架、杀人案笔迹鉴定的文证审查

时间:2010-05-19 11:11:02 来源:网易“秦朝之溟”博客 作者:不详
2002年1月10日早,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和平村的毛某报案称:其9岁的儿子小毛于1月9日晚上晚饭后外出一直不见回家。其后失踪的两个月中,毛某陆续收到4封勒索钱财的信件。

        2002年1月10日早,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和平村的毛某报案称:其9岁的儿子小毛于1月9日晚上晚饭后外出一直不见回家。其后失踪的两个月中,毛某陆续收到4封勒索钱财的信件。2002年3月3日,在和平村的一个废弃的井里发现小毛的尸体。公安机关根据尸体检验、现场勘查及毛某收到的4封信分析调查,发现与毛某同村的宋某(男,56岁,农民,初小文化)的字迹与勒索信字迹相近,且宋某的住处在发现尸体现场附近。经市公安局文检人员对宋某的笔迹进行检验,认定宋某为4封勒索信的书写人。宋某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时供时翻,但因有文检人员的笔迹鉴定结论,故公安机关仍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由于案情重大,且案卷中有笔迹鉴定书、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等技术资料,所以市检察院公诉科的办案人员按规定将案件的有关笔迹材料送至市检察院技术部门进行文证审查。

        受理后,文检人员认真分析了检材字迹,对原鉴定结论及其依据反复进行了研究,
 

        受理后,我认真分析了检材字迹,对原鉴定结论及其依据反复进行了研究,否定了原鉴定结论。公诉部门根据技术部门的审查意见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市公安局遂将4封勒索信及宋某的有关样本材料送到自治区公安厅、公安部等进行复检,公安厅、公安部所得出的鉴定结论与我经文证审查得出的结论完全相同。至此,公诉部门遂依据笔迹复检结论和其他证据材料、结合法律有关规定对宋某作不起诉处理。该案的处理结果,笔迹文证审查至关重要,发挥了进一步揭露、认定犯罪和保护无辜的重要作用。

        这一案件的笔迹特点主要有:(1)字数多。4封勒索信共有近2000字。特别是一些相同字的错字特征容易使人误入歧途;(2)嫌疑人难以排除,文检人员容易受办案人员诱导,同时也担心鉴定结论与案情发生冲突。据侦查人员反映,该案的犯罪嫌疑人宋某断断续续供述了作案过程及写了4封勒索信,所供述的勒索信的内容及发信时间与毛某收到信的内容、时间基本一致;又宋某与毛某曾因田水问题发生过争执、朝东邮政所的营业员也说曾记得宋某在某一时候到过该所买邮票;因此,宋某有报复杀人的重大嫌疑。(3)样本笔迹信度差。所收笔迹样本均为案后令嫌疑人书写,有伪装可能。

        针对上述特点,在进行文证审查中,我首先审查了原鉴定结论依据的可靠性,把分析检材和样本字迹是否伪装作为检验的突破点。经观察,我们发现检材书写水平不高,有个别单字故意歪曲写法,但其伪装书写的水平较低劣,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其固有的书写习惯。反观样本字迹,发现样本笔迹的个别笔划有抖动和笔划间连接中断现象;经反复分析后,我认为样本笔迹基本正常,无伪装。其理由是:(1)书写人无伪装书写的环境及充分的心理准备。宋某是案后在公安机关的控制之下写出来的样本,时间、速度、内容都有一定的要求,不容许书写人有充分的时间来作刻意的伪装。从心理角度而言书写人处于书写应急状态,在公安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只能仓促书写,因此,故意伪装的可能较小;(2)样本无明显伪装现象。样本字迹的书写速度中等,运笔、结构尚自然,大部分字迹起收笔形断意连的动作特征明显,表现出正常笔迹的特点;(3)某些非正常现象可得到解释。样本个别笔迹有抖动现象,连笔断开和转折不太自然,是由于书写人宋某年纪较大且心理恐惧造成的。

        其次,在吃透检材的基础上确定笔迹特征。虽说检材字数较多时笔迹特征较容易确定,但对于具有写法多样性的书写人来说,也往往会引起鉴定人员将个别字与样本的相似处看作是书写人的本质特征。本案中,我们本着客观分析、科学选取的原则,充分挖掘细节特征。具体方法是:逐字逐笔分析,综合考虑,标出特征。即在选取特征字后,从观察一笔一画一部一字中的细节特征上发现书写人的书写习惯及其本质特征。如运笔中的起收笔压力点和形断意连的照应关系,运笔方向与形态,笔力分布规律,笔划的交接部位,次要笔划间的比例关系等,并用文字加以说明,记录下分析情况,以便与样本进行比较时调整使用。(2)从“动态特征”中发现“静态特征”。书写习惯个性特点的多样性必然在笔迹形式上有所反映,从一定意义上上说,这种多样性只是因为书写主客观因素而仅仅在一定的局限内发生量变,这就需要具体笔迹具体分析。在本案中,由于字数较多,既不能把特征抠得太死,也不能使之泛化。如选取从“我”字第一和第二笔撇、横的连笔方式和最后一笔的收笔方向、“夫妻”的“妻”字的错写特征、“袋”的“衣”部的写法特征、阿拉伯数字“8”的收笔特征、相同偏旁如“女”字的运笔……等等,可以看出,在众多字迹的比对中,检材和样本的笔迹无论在连笔特征、写法和形态上的区别均是本质的。另外,全面分析样本本质特征,把好综合评断关,大胆否定。此案嫌疑对象的样本笔迹为案后书写,虽收集的方法较为妥当,但还应考虑有伪装的可能。如经过把相当数量的字、偏旁部首以及笔划进行比较,发现其前后基本一致,无明显伪装特点,就可以大胆地使用。本案中,我们精选出能反映嫌疑人书写习惯多侧面的特征,
        本案中,我精选出能反映嫌疑人书写习惯多侧面的特征,以保证检验的质量与信度,再同检材笔迹进行比较,发现差异点明显且具本质性,因此可以大胆否定同一。

        对该案的笔迹进行文证审查给我们的主要启示是:                

    (1) 判明检材与样本笔迹有无伪装或变化是笔迹检验的关键。对检材和样本的分析必须“吃透”,找出相同字写法的本质差异,错字特征相同时尤其要注意这点,否则就有可能误入歧途。本案中,从技术角度而言,原鉴定在分析检材和样本字迹的起收笔、运笔及一些细节特征时是不够客观的,把低水平的笔迹误认为降低水平的伪装,把个别笔划抖动当作故意为之。判断是否有伪装除了掌握一些常见的方法外,还必须注意做到不同笔迹的具体灵活运用。

(2)特征字的选取和运用除尽量选相同字外,还必须以细节特征为主。相同字的写法,不同书写人会有不同的个性,主要表现在其细节特征上。细节特征的挖掘、发现和选定,反映出鉴定人的经验水平和技术素质,它是文检人员的基本功。细节特征以细微的差异反映不同人的书写习惯差异,是书写活动中下意识的动作反映。相同字的不同个性特征在笔迹特征中具有较高的价值,而相同字的错误写法细节特征上的差异同样具有较高的价值。

(3)必须善于发现检材与样本各自的书写习惯。检材字数多,特征固然容易确定,但该案中的一些字具有相同的写法,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因此与样本笔迹比对时,较容易产生检材和样本是经过伪装书写而成的,把本来是个别字的异常当作书写习惯的本质特征。因此要善于发现、细心研究检材和样本各自的书写习惯。

(4)合理使用案情,分析比较过程中切忌主观臆断。该案中,由于侦查人员先认定宋某为犯罪嫌疑人,并把这样的意志有意无意地影响给鉴定人员,使鉴定人员在不知不觉中先入为主,遇到差异点时便往“嫌疑人的笔迹有伪装”上去考虑,在比较检验中总找相同点比,对不同的笔迹特征视而不见,只要找到几个相同点就轻易地认定了,而不是客观全面地比较特征的异同,于是便得出不正确的结论。因此,当笔迹检验出现差异点时,我们千万不能受案情干扰和影响或迎合办案人员的需要而任凭主观想象,随意解释,而应当始终以笔迹检验为主。只有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反复分析和研究差异形成的原因并作出符合实际的科学解释,方能保证结论的正确性。不难看出,该案的鉴定人员注重案情时只注意到侦查人员介绍嫌疑人的供述情况及一些无法证实真实性的人证,而不注意整个案件中嫌疑人的供述是否还有其它佐证,因而导致在心理上先入为主。在处理案情与笔迹的关系上,我们认为,要么不去了解案情,就字论字;要么把案情了解得彻底一些,这点在笔迹检验遇到差异点较多时,恐怕作用会更大一些。

(5)防止把低水平笔迹的共性误为个性特点。低水平笔迹易被误认为是伪装形成。如同本案中,由于宋某文化水平不高,平时又极少动笔写字,再加上年纪大等原因,写出来的字低水平是自然的。对这类字迹,识别时依据就要客观,方法要科学,不要把不同质的笔迹现象混为一谈。这就要求我们多研究故意降低水平伪装笔迹的书写特点以及相近低水平笔迹的特征差异,把握低水平笔迹的书写规律。

(6)坚持技术求准,避免技术自信。作为一名鉴定人,首先要有正确的鉴定思路,对于新问题的检验更应如此。要在详细分析检材、样本的前提下,应用一些逻辑推理和排除等方法,求得准确的结论。其次,鉴定的基础工作要扎实。要通过各种途径收集有关方面的材料,遇到新问题时,还可以做针对性的实验,做到对各种情况下出现非正常书写特征时心中有数,切忌在遇到非正常情况时单凭自己的一套老经验或职称较高便加以判断,自信不会犯错误,结果得出事与愿违的结论来。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