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笔迹专业人士 > 韩进

推广笔迹学需要懂得的道理

时间:2011-04-14 23:42:22 来源:原创 作者:韩进
当今的笔迹学(我这里指的是中国笔迹学),已经完全达到了接受社会检测的水平。这就是说,理论方面,我们可以对所有的疑问作出科学的解释,在实践上,我们可以对任何笔迹作出

        当今的笔迹学(我这里指的是中国笔迹学),已经完全达到了接受社会检测的水平。这就是说,理论方面,我们可以对所有的疑问作出科学的解释,在实践上,我们可以对任何笔迹作出正确的结论。我们有能力迎接全世界对笔迹学科学性的各种挑战。

        但是,目前不但全世界还没有普遍接受笔迹学,甚至中国社会也没有接受笔迹学,更重要的是,全世界都对笔迹学的科学性采取鸵鸟政策,不置可否。

问题在哪里呢?

        我们要从心理学的角度理解这一现象。

        要让人接受一种新事物,需要两个条件,一是对方愿意思考,二是接受这种新事物于对方有利。

        任何人都不会接受自己没有充分思考过的东西,所以推广笔迹学,一定要让对方思考,对方越认真,越是好现象。只有认真考察了,才有可能到最后心服口服,只有认真思考过了,才能诚心接受。蒙哄是肯定不行的,人家发现了你在欺骗会更加不信任你。用请客送礼的办法,让对方用妥协的办法勉强接受也不行。中国人都好面子,心里没有接受,嘴上很可能“好、好、好”地乱答应,你以为对方是接受了,其实人家只是《三国演义》里的水镜先生,不管你说什么他都是“好、好、好”,当时给你面子,背转身就对你撇嘴,真到实际行动办事的时候才露出说“不”的嘴脸。

        对方愿意思考,前提是有兴趣。对方没有兴趣的时候,你说什么也是白搭,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这叫对牛弹琴。因此,推广笔迹学,首先要选择说话的对象,你要选择“人”,不要选择“牛”。人家的兴趣只是升官发财,你若和他讲笔迹学,他一定心烦,还在心里骂你胡扯淡耽误了他时间呢。如果对方是笔迹学爱好者,那么对他来说,所有的问题只是集中在笔迹分析(测评)到底准不准上,只要你能证明是准的,可靠的,他就愿意思考为什么准,如果出了错也想弄明白究竟是笔迹学不可靠还是操作方法出了错,以及错在哪里。但是,对于那些不愿意思考的人来说,你讲什么道理他或许根本没听,他虽然注视着你,或许只是在研究你的表情,并且觉得你很可笑,很天真;至于那些持反对态度的人则更甚,你每说一句话,他就在心里断章取义地否定一句,你说完了,他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却记住了他的“批判成果”很辉煌,只觉得他自己很伟大,很了不起。因此,对没兴趣的人,不要谈笔迹学。一位德国笔迹学专家主张,谈笔迹学的时候,一定要双方都有五年以上研究笔迹学的资历,这是很有道理的。人与人之间想沟通其实是很难的,没有长期从事笔迹学研究的人,对此不会有深刻的体会。笔迹学研究的对象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事物——人,测评出来的结果是属于精神领域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所以对于那些不愿意思考、不想认真思考的人来说,你对他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如果有人不质疑、不认真思考就表示接受笔迹学,这种接受肯定是假的,他一定是借此在讨好你,靠不住。

        愿意思考是一回事儿,有没有思考能力是另一回事儿。仅仅愿意思考而没有相应的思考能力,向他宣传笔迹学也白搭。因此,推广笔迹学,要选择知识分子为对象,一般应该有货真价实的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笔迹学博大深奥,没有思考能力,思考能力低下,想理解笔迹学就很不容易。学过心理学的,喜欢书法、练过气功或懂中医的人,接受笔迹学将有很大优势。擅长中国传统思维的人容易理解临摹感知分析法。我教过的学生中,台湾和香港的学生理解临摹感知笔迹分析法就很困难,因为他们接受西方教育多,受西方思维习惯限制太大。

         判断一个人会不会接受笔迹学,还要考虑到对方接受笔迹学是否有利。人这种东西很奇怪的,只要对他没利,他就不会理解,就不能理解。对自己有利的就是真理,对自己有害的就是谬论,这是许多人潜意识里奉行的规则;比如自己当了警察,就毫不犹豫地让别人“躲猫猫”死,若是自己的亲友被“躲猫猫”死了,则觉得很冤屈,他就要到法院告警察去了。对宗教人士讲无神论,和霸王讲平等,给国王讲民主,给四人帮讲文化大革命不好,无论怎么讲都没用,再好的老师也没用,对方肯定永远听不懂。若是心术不正的人,你给他讲怎样从笔迹看品质恶劣,他即使听懂了也要装糊涂,因为他若承认你是对的就等于剥下了自己的画皮。心理学界专家学者应该是最容易接受笔迹学的人群了,可是否定笔迹学最激烈的人群也往往出在这里。因为这些人敏感于笔迹学对心理学的巨大优势,他们明白,认可笔迹学就同时意味着心理学的地位下降,自己作为心理学专家学者也就贬值了。

        推广笔迹学,最常遇到的问题是对方不相信。一些人往往摆出一副极其傲慢的态度:“你先征服我吧,你能征服了我,我就接受笔迹学。”须知这样的态度是很没有道理的:他的主张其实是以他的主观认识为标准,他说某个人是怎样的,笔迹学测评的结论就必须是怎样的,不符合他的主观认识就是错的。须知评价一个人有三种形式:自我评价,他人评价,客观评价。和这种人打交道,需要先和他取得共识:什么是对一个人的客观评价?对笔迹书写者的客观评价应该如何做出?检测笔迹学的方法和标准应该如何确定?

关于检验笔迹学的方法

        首先要让对方明白笔迹材料的要求,什么样的笔迹材料才是合格的,什么是不合格的。

        心理学及笔迹学的名词概念首先要明确,搞清楚每个名词的含义和判定标准。

        设置测试内容。一般应该让对方确定问题,负责推广笔迹学的人员要断定什么内容是可以测定的,什么内容是不能测定的。测试题目的正确答案,要细化到非此即彼的程度,即结论只能“是”或“否”的回答。问题一定要明确,不能含糊、模糊。做到了这些,笔迹测评就能够提交百分之百的正确答案。只要某个人的个性确实是这样的,笔迹测评就基本上不会出错。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笔迹学的科学性,堵住怀疑、否定笔迹学者的嘴巴。

         对不相信笔迹学的人,首先要探讨如何检测笔迹学的科学性。明确了科学的检测方法应该是什么样的,然后才能进行实践验证;要让对方表态,一旦验证了笔迹学的科学性就坚决支持笔迹学事业。如果不逼对方表态,对方就可能只是抱着看一场免费表演动机,试了一次还要再试第二次、第三次……最后心满意足了拍拍屁股只想溜走。许多人是很卑鄙的,知道分析笔迹是脑力劳动要收费,现在遇到了免费分析就想占便宜,根本没有严肃的态度。这是把笔迹学专家当猴耍。

         推广笔迹学,前提条件是具有技术过硬的笔迹学专家,可以接受严格的实践检验,能够以事实服人。第二个条件是有宣传专家即推销高手。在当代中国社会,还必须具有第三个条件,即善于与政府系统打交道的公关高手。在中国,第三个条件往往是关键,因为一切资源都在政府手里,没有政府的认可,什么科学技术都无法推广。而政府官员们,大部分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想多管闲事往自己身上捉虱子。许多人知道笔迹学是真科学,所以报纸报道,审批营业执照,在中国都可以获得通过。但是,若是正儿八经地组织检测鉴定,宣布笔迹学是科学,则没有哪个部门、哪个领导乐意做这种事、说这种话;因为事后若是笔迹学得到社会认可,获利的是笔迹学人士,若是得不到认可,却是宣布笔迹学者要负责。没有人公然反对笔迹学,但也没有权威机构和部门愿意承担检测笔迹学科学性的责任,这就是我们长期以来面临的中国社会现状。

        有人说,正确地提出问题就等于解决了问题的一半。探讨、研究或检测笔迹学问题,关键也常常在于能不能正确地提出问题。能不能胜任推广笔迹学的工作,不只是仅仅有社交公关能力就可以了,对笔迹学和心理学的基本了解是必备条件。既要能解释清楚笔迹学的定义和操作方法,为什么是科学的,还要能解释笔迹测评结论,帮助顾客排除可能发生的歧义。否则,你就既不能正确地提出问题或引导对方,也不能恰当地解释不同的人理解同一测评结论时出现的分歧。推广笔迹学需要高级知识分子,需要高级人才,若是以为仅仅需要一个个邮递员式的人物,只要把笔迹测评结论“啪”、 “啪”地甩到对方面前就可以美滋滋地等着接受对方的赞叹和恭维了,那就把工作看得太简单了。

        笔迹学是非常严谨的科学,人的精神世界是如此地复杂,容不得半点马虎。推广笔迹学的事业,目前还是任重道远,希望笔迹学界的同仁们齐心合力,早日打开笔迹学造福世界的新局面。

2011.4.14   韩进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