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动态 > 笔迹理论争鸣

临摹学成苦变甜——我的笔迹学历程

时间:2011-05-16 21:12:45 来源:原创 作者:张倩
临摹学成苦变甜 我的笔迹学历程 按:今天收到张倩的投稿,感到文章写出了真情实感,对那些自学笔迹学而有所困惑的爱好者有很大的指导意义。深层次的笔迹分析是需要全心投入、

临摹学成苦变甜

——我的笔迹学历程

 

按:今天收到张倩的投稿,感到文章写出了真情实感,对那些自学笔迹学而有所困惑的爱好者有很大的指导意义。深层次的笔迹分析是需要全心投入、杜绝浮躁和速成的。张倩的学习“苦”的经历,不正是很多人经历过的吗?只要坚持,找到正确方向,相信你也可以尝到同她一样“甜”的喜悦。  ----站长  李峰


        200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韩进老师的《从笔迹看人生》,读得津津有味,却不知书中结论怎么来的,后来得到韩进老师的《从笔迹看性格》,才明白韩进老师使用的是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笔迹学真这么神?我以试试看的态度,按书上的地址汇款分析笔迹,结论的精准令我由衷赞叹,让我决心学会笔迹学这门识人知心的神秘技术。
        我买了好几本笔迹学著作,但读来读去,总是不得要领,于是2006年9月我正式请韩进老师面授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
授课期间,韩进老师的课程内容都已讲过,但一让我实际分析就破绽百出,甚至许多时候是牛头不对马嘴,越学越昏头涨脑。我从小不善于表达,说不清问题出在哪里,面授学习就这样无奈地结束了。我稀里糊涂,只觉得自己太笨了。
        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是不是太难学了?是不是我们一般智力的人就学不会?我当时充满困惑苦闷。
        2008年3月,韩进老师与金慧人合公司签约合作,推广笔迹学,在网上向笔迹学界人士发出邀请,我于当年7月参加公司笔迹测评普及推广工作,得以再次近距离聆听他的教诲。目前,我基本掌握了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这把分析笔迹的万能钥匙。过去我在分析时犯错误,自己是不明白的,如今回头看走过的路,好比天亮后重新审视雪夜里迷路留下的杂乱脚印,我彻底明白了当年的种种失误。
        在韩进老师的几十个弟子中,我大概是素质最差的,走的弯路最多,困惑时间最长。为此,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经历介绍出来,以便让大家引以为鉴。

        我正式拜师学习前,自己使用的方法是直观感知分析法。这种方法随意性很强,准确性不能保证,可靠性很差。由于有这种基础,我学习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时,受到严重干扰。临摹时进入状态难,一找不到感觉就总是不自觉地想用直观感知分析法来解决问题,觉得这样省心省力。越是想走捷径,越掌握不好临摹的技术。结果,挫败感使我备受打击,当时临摹好长时间也基本上没效果。
        初学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最大的问题是进入状态难。当时,我左手拿着笔迹材料,眼睛望着字迹,右手对空比划着,脑子空空荡荡,一片茫然,什么感受也没有。这时候,我就恐慌,不自觉地默读笔迹材料上的文字,我知道这不应该,韩进老师不允许这样做,却总习惯性地不由自主去阅读。当韩进老师问起我的分析结论时,我什么也不知道,只好一声不吭,也不敢告诉他自己长时间盯着笔迹材料是在反复阅读上面的文字。我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因为临摹中感受不到什么,觉得无事可做就不自觉地阅读。结果,面授学习时我就把大量时间这样浪费了,浪费得毫无意义。气得韩进老师批评我永无结果地对着笔迹材料发呆,当时我心里就更加惭愧。
        本来,我喜欢幻想,可以说是在严重脱离实际的环境中长大的,但想像力丰富。这种特点使我在用直观感知分析法看笔迹的时候,很容易产生自然的联想,其实完全是随意联想,由此产生的结论往往不着边际。过去我不知道笔迹学是非常严谨的科学。当我基本掌握了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的时候,再对比韩进老师对笔迹分析结论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才明白那种随意联想只能称作胡来。
        比如判断线条刚柔软硬时,如何把握判断标准,就是一个大难题。韩进老师讲了从轻重快慢上判断的方法,而我却受直观感知的影响,形成了这样的认识:从墨水颜色差异、墨汁浓淡和线条的粗细三方面做出判断。把粗的线条理解为硬,把直的线条理解为刚,把淡的线条理解为软,至于纤细的线条我觉得很像美女,就视之为柔。当我按照自己的这种理解分析笔迹时,当然很容易错得不着边际。
        我在学习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的过程中,有一点非常重要的体会,就是自己对笔迹书写动作轻重快慢的判断很粗疏,其实许多错误结论的产生原因是在这里,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没有认识。笔迹学需要严谨的科学态度,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要求对笔迹特征的轻重快慢有精确的判断,判断不准确,临摹动作自然就离谱了,哪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呢?那时韩进老师批评说我结论错了的时候,我一头雾水,不知错在哪里。直到韩进老师问我判断依据时,才发现我对轻重快慢掌握得很差。韩进老师说,轻重快慢的掌握属于自学内容,不属于教学范畴。由此,我只好回头补课,重新打好基础。
为弥补这方面的欠缺,我就自己在白纸上画线条,观察不同压力速度下的线条特征,我还注意观察别人书写时的状态,过后再研究他们的笔迹特征,这样就逐渐确立了轻重快慢与笔迹特征的联系。
        初学时,我对刚柔的理解存在偏差。具体地说,就是把弯曲或圆形的线条或形状简单地等同于柔,这也是我屡屡出错的重要原因之一。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需要从动作中体会到柔意,不能仅看形状。实际上,我是偷懒了,没有从临摹中体会到柔意,而是直接根据弯曲或圆形的形状就赋予了笔迹柔的特性。这样做,结论自然会出错。
        在看字体神态时,也走了弯路。我一直把笔迹的字体看成图形而进行随意联想,因为我过去很长时间搞不懂什么是字体神态。比如一个长横,如果是向下弯曲的,像笑弯的嘴巴,就认为这是开朗活泼乐观的。这样看字体神态有很强的随意性,结论很不可靠。
        我在学笔迹学之前学过书法,也做过很多书法的临摹,于是把书法临摹与笔迹学的临摹混淆在一起,其实这两种临摹具有本质的不同。我受到书法临摹的严重干扰,自然很难进入笔迹临摹应有的状态。书法临摹追求的是一模一样的外形结果,笔迹临摹追求是动作的相似和情感的一致。不理解这种差别,就无法从书法临摹中脱臼出来。
        过去看线条时,我常盯着线条某一点不动,注意力集中在线条狭隘的局部上,一心期待有灵感突然闪现,其实得到的往往是随意遐想,把这种随意遐想当做灵感,结果自然是错的多,对的少,长时间盯住反而连速度快慢都看颠倒了。我的这一教训是,观察线条的神态时至少需要整段线条的一半而不能局限于静态的一个点上。
        很长时间里,我临摹时由于注意力在形状上,大脑里得到的印象仅仅是一份犹如复印件似的东西,没有任何关于心理个性方面的感受,而笔迹学的临摹需要有情、动情。
        我过去在分析笔迹的时候,非常容易接受暗示。比如,各种外在的信息,他人的表情反应……随便哪一种因素都会使我产生先入为主的偏见,结果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也是出错的原因。韩进老师说我之所以这样,是性格缺乏主见的表现。我注意克服这种缺点,渐渐地也有了改观。
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入门后,犹如盲人被赋予了一双明亮的眼睛,眼前豁然开朗。今春以来,我在笔迹学道路上快速进步。韩进老师写出的结论,我基本上能懂得是怎么来的,依据在哪里。
        现在我和韩进老师、范志芳老师在判断九型人格、十六型人格的时候总是不谋而合,高度一致,我从中更加感受到笔迹学的严谨性和科学性,也看到了笔迹学极其远大的发展前景。现在我已经摆脱了挫败感,收获着欣喜和成就感。
        我在学习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的过程中走过的弯路应该说是太多了,韩进老师曾说我放着大门不走,偏要撞墙,并且非把墙上的每一块砖头都撞遍。如果当时我能够明确地表达出自己分析时的情形,也不至于走这么久的弯路了。我所幸运的是遇到了韩进先生这样一位好老师,为人真诚,尽心尽力地教学,非常负责任。
        我想告诉广大笔迹学爱好者:学习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是先苦后甜,这条路越走越宽广;有志于笔迹学的人们,选择这条路是最明智的。在此把自己的学习体会与广大笔迹学同仁、爱好者们交流,希望对大家理解、学习临摹直觉感知法能够有所助益。


 

介    

张倩

女,1978年10月生,山东省济宁市人。山东经济学院自学考试经济学学士。2006年9月师从中国笔迹学权威专家韩进先生学习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2008年7月加入金慧人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笔迹测评普及推广相关工作。具有笔迹分析入门水准,可进行适宜职业分析,九型人格、十六型人格鉴定等笔迹测评实践操作。认为临摹直觉感知分析法是对人的内心世界进行本质性认知的科学方法,代表着笔迹分析方法的主流和发展方向。

 

微信扫一扫
添加订阅号